太宰治取过玄关的小巧印章,拓上印泥,并按在落款处。

    包裹不大,却有点重,他用信纸刀滑开包裹外皮。

    是七海建人寄来的伴手礼,里面有一块来自北海道的风干豆干,一只精致的手工御守,一只西瓜,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手写的豆腐汤锅食谱,以及一页信。

    翻开信纸,被妥善夹着的粉白色杏花,倏然落下了两朵。

    信纸上的字迹端正有力,算不得好看,却也是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写出来的。

    [前几日,我出差去了江别,每日加班三个小时,上司颇为满意,决定回去为我涨薪,顺便祓除二级咒灵一只,神社的住持为表感谢,特意送给我健康守与杏花一枝,回程新干线上有推销员向我推销《造花之慌》,祝贺小说大卖。]

    太宰若有若无地微笑了一下。

    这些日子他和七海建立了一段特殊的友谊,与其说是友谊,倒不如说七海自顾自地将他视为了责任——并不厌烦的那种,类似于在路上喂给野狗第一根香肠,此后就一直维持了这个习惯。

    明明已经见识到他身上庞大黏稠的恶意。

    年长者为人处世都将分寸拿捏的很好,这种体验也让他颇为新奇,可以说是平生里第一遭。

    尽管他已经是港口mafia的干部,可他这辈子真正熟悉的成年人,也就森鸥外一个,老师?父亲?任何定义都显得模糊,虽然关系怪异,森鸥外却也成了他这一生最有联系的人 。

    [……还是需要去进学,我打听了几所高中,托人情打点好了校长,一旦入学,就可以正常参加资格考试,以你的聪明才智,读个东大文学系,至少有个文凭……]

    看到这里,太宰嫌弃地把信纸一扔,径自抱起西瓜,施施然地走进厨房。

    他切西瓜的方式,只是看着都十分胆战心惊,一只手扶着瓜身,另一只手提着菜刀,看也不看得往自己手腕上砍,好在即将挨到的一瞬间,案板咕噜噜往前一滑——

    刀刃蹭着血肉之躯,恰好将西瓜切成两半,太宰治毫无异色,抱着半只西瓜,用小勺子舀起里面的瓜肉来。

    啊啊,无聊,连自杀的乐趣就被剥夺了,现在我要是想寻求心仪的死亡……他暗自思忖着。

    他曾花费很久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自杀办法,那本完全自杀手册他已经能倒背如流,却没有全部试验,只尝试了一些心仪的死法,说到底,他对“死”这件事的在意讲究,远远超于活着。

    [快把我从这个氧化了的世界叫醒吧。]

    [一生一次。]

    [无可替代的死亡。]

    他怕痛,又不想死得狼狈,有的时候死到一半,又觉得能换种死法。

    现在身上被不知名存在添加【束缚】后,死就更成了麻烦事。

    失去爱意而死,实在又矫情又孤独,这个世界的黑/道又如同儿戏一般,被子弹一枪穿脑他姑且还能忍受,要是被主妇切菜的不锈钢刀活活砍死,未免太蠢了些。

    ——这个世界比以前还要酥败。

    他实在不愿意在咒灵口中丧生。

    太宰治一向是看不起人类的,罪孽深重,愚蠢至极,连带着整个人世都毫无价值,与厨余垃圾无异,死掉还要花一笔垃圾处理费,咒灵作为人类负面情绪催生的怪物,在他看来,那就是比人类更低一等,被咀嚼到毫无味道的渣滓。

    [听说森先生特别关注的织田作之助,他的心愿就是续写一本小说,我倒是提前完成了这个过程。]

    [明明写小说在娜娜米那里听起来是个超有趣的工作,换作我就成了如此无聊的事情吗……无论是文字还是剧情,都毫无意义,啊,好想自杀啊。]

    ……所以他还是要挑一个顺眼的人,让对方杀了他。

    他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看向窗外,如果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现在森先生也该收到他的消息了。

    **

    另一个世界,横滨,森大厦株式会社。

    近些天所有成员都活得很不安稳,即使首领神志正常,不会像先代那样制造血之时代,但是组织上下都蔓延着不可说的紧张气息,就连他们十分崇拜的中原先生,都整日挂着黑眼圈,一副睡眠不足,浑身低气压的模样。

    要知道中原先生可是最有可能成为接替太宰大人成为干部的有为年轻人,都被折磨得捉襟见肘。

    “可恶……那条青花鱼!”

    中原中也心烦意乱到极点,一拳击上砖墙,即使他没用力气,砖粉依然簌簌而下,一连多日,他每天完成工作都会在横滨四处搜寻,一开始是首领的命令,到后来,竟然是他自愿延长搜寻时间,直到深夜才罢休。

    虽然他一定不会承认就是了。

    混蛋!

    他一开始以为太宰只是日常摸鱼,毕竟这人就没正儿八经工作过,首领听完他的抱怨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但随着时间推移,状态愈发不对劲,由于太宰长期没有出现,组织内部已经出现太宰治叛逃之类的谣言。

    没人见过太宰的行踪,最后目击者的口供是太宰治一脸迷醉,轻飘飘地入了水,没准尸体已经冲进海里了。

    这一片地区调查完,整个横滨除了港口就都找过了,他不去港口搜寻的理由很简单——以那个太宰可恶的蟑螂生命力,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死了?

    叛逃的可能性反而大一些,但森首领十分坚信,太宰君一定不会叛逃。

    中原中也沉着脸,让手下散开去查这些天的港口打捞物和出入境登记记录,即使知道是徒劳,他仍然打算挣扎一下。

    “中原先生。”

    广津柳浪背手鞠了一躬,沉稳地汇报着:“黑蜥蜴发现了一本疑似和太宰先生有关的小说。”

    “什么?”

    “是的,我初步判断这本书由太宰先生亲笔所作,您——”他顿了一下:“您要看看吗?

    中原中也:“哈?”

    中原中也几乎要裂开了。

    广津先生为人一向稳重,即使他所描述的情景再荒谬也不可能是和他开玩笑:“那条青花鱼写的书……?老爷子,你确定是那条青花鱼?”

    广津柳浪不失微妙地看了他一眼:“您读完自然会明白,真是非常惭愧,在下先告退了。”

    中也内心的迷惑已经积累到必须立刻释放的地步,但他隐约觉得老爷子刚才的眼神藏了一些诡异的怜爱,还有种您真是辛苦了的认同意思,他索性不再白费力气,直接让搜查队伍就地解散,自己揣着书坐进轿车,准备去首领办公室报告任务。

    一上车,他迫不及待地揭开了油纸。

    《造花之慌》

    造花之慌是中原中也为双黑固定战术之一起的名字,他顿了顿,才翻开书页。

    [贫民窟破败的小屋,我奄奄一息地横在破木板上,周围面目模糊的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据说我是靠蛞蝓榨成的汁吊住性命的,这种日子过了不久,随着大家经济上陷入窘境,我不得不出去工作。]

    [……大人能干的活,我是一定干不好的,好在我还有一张重要的手牌,大家决定在贫民窟建立一个防卫组织,我充其量也是个小孩而已,这种事自然不明白,只是欢天喜地,说着好呀好呀地过去了。]

    [腹部中刀的时候,我知道这下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尽管我的人缘尚可,但这时却只给我带来痛楚,我猛地意识到——啊呀,原来我只是个丑角,一刹那我被令人头晕目眩的痛苦战栗所裹挟住,哪也去不了……]

    [只能“人间失格”,去老老实实做救命恩人的一条狗了。]

    平整崭新的书页被捏得嘎吱作响。

    中原中也的面容无法控制地扭曲成恶鬼模样,如果此刻有敌人袭击,那估计是连被罗生门活活吞噬都比不了的恐怖。

    重力的异能力骤然倾泻而出。

    “太——宰——!”

    没人知道太宰大人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中原先生如此愤怒,那辆高级轿车直接被重力活活碾碎,一整条街道龟裂出巨大缝痕,附近的居民都以为是地震,纷纷跑出大门。

    只听说中原先生以屠龙的气势闯进了首领办公室。

    **

    《造花之慌》写的是一位彷徨孤独的流浪汉,可怜巴巴地自以为找到安身之处,却被所有人背叛,在经历无数悲惨故事后,再被一位好心人收留,允许他做自己的狗的故事。

    “太宰老师。”三轮霞用力地推开高级公寓的大门。

    “您的下册,到底写到哪里了呀!”少女一边念叨,一边将乱七八糟的草纸捡起来摆好:“造花之慌已经评为国民级的畅销著作了,现在出版社一直想将您做为门面加大宣传力度。”

    她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日本一直有物哀的传统,国民更是热爱那种忧郁绝望的笔触,加上这是一本货真价实具有传统色彩的文学著作,自然轻易地斩获了多项大奖提名。

    仿佛被才能诅咒了,大家这样评价小菅银吉。

    “您真的不考虑参加吗?”

    在这种炙手可热的境遇,太宰竟然保持着完全不与外界接触的状态,要是他长得不好也能理解,可太宰治偏偏是个能用祸国殃民来形容的年轻人,三轮霞发誓,太宰老师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人。

    太宰无精打采地裹着大衣缩到沙发角落,萎靡得够呛:“三轮小姐没有写过书吧。”

    “当然了。”三轮霞麻利地整理着公寓里的杂物:“不行的,我毫无这方面的才能。”

    “作品是作家内心的照影,犹如镜子一般折射作家本人。”太宰咬着字,腔调缱绻优雅:“无论哪位小说家,笔下的作品都有他的影子。”

    “所以才说太宰老师了不起呢,能在这种年纪拥有如此深刻的思想。”

    “我的作品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哦。”

    “诶、欸——?”

    三轮霞停下手里的动作,望向太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窗边。

    少年却没再回答,唇侧浮现出微妙的笑意,他站在宽阔的落地窗前,微微仰头,阳光正好落入他的眼底,那只荒芜的鸢色眼瞳就像一颗流光溢彩的玻璃弹珠,白皙的皮肤更是恍然如透明一般。

    他毫无阴霾、大大方方,全然熔入了日光。

    太宰老师,简直是随时都会被【神隐】,三轮霞无缘无故地冒出这样的念头。

    “三轮桑。”

    三轮“嗖”地一下站直,不敢再胡思乱想:“在!”

    “我的下册是关于诅咒的题材。”

    “嗯……嗯!好、好的!不愧是太宰老师!”三轮霞脸色一变,不小心碰翻了水桶,手忙脚乱地收拾起地板。

    怎么是诅咒?难道太宰老师知道我的身份?不可能的,可能就是诅咒吧,不行,太宰老师怎么要写这种危险东西,三轮霞瞬间戴上痛苦面具。

    太宰治漫不经心地:“真的?要是没有下册,三轮桑也要好好回去述职哦。”

    [——快点解脱吧。]

    ※※※※※※※※※※※※※※※※※※※※

    标注:刹那痛苦那句化用人间失格原句。

    感谢在2021-07-18 23:55:07~2021-07-19 23:0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莓与蓝莓 18瓶;试磨 3瓶;柒秒钟的記憶 2瓶;花崽啊、盐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记住本站网址:www.lbxzw.com)